民族复兴 命运难共

民族复兴 命运难共
中国要立于民族之林,必须奋斗。1919年巴黎和会打破了依靠列强复兴的梦幻。指望别国怜悯尊重,那是南辕北辙。我们在与列强、美苏对抗,经过血与火才获得尊严平等。以此为契机,1970年后毛泽东纵横捭阖,打开了被封锁的国门,奠定了与世界各国交往的基础。中国有今天,不能忘了开国领袖毛泽东,不能忘掉为此奋斗过的抗英,抗日,抗美,抗苏烈士和勇士们。中国复兴,不能忘了反抗外国侵略,争取民族独立的英雄们。忘了他们就是忘了根本,忘了1840年后华夏民族走过的道路,忘掉了先辈的牺牲和鲜血付出,以为善意的言行就可以维护和平。 当今世界是商品化的市场经济,美国站在金字塔顶端,中国与拉美非洲发展中国家在底端。美国在二战中以军火商品输出形成了最大债权国,以战后马歇尔计划资本输出占领了西欧市场,以军事占领德国日本和成立北约组织威慑全球,俘虏战败国人才,吸收世界精英开发科技。二战后,美国取代英国成为全球第一商品和资本输出体,美元取代英镑成为全球支付货币,军事上第一强国。他的第一敌人苏联不可在经济和军事上战胜,第二敌人中国在军事上与其平手,尼克松向毛泽东低头,目的是利用中国,再现国际上的三国演义。能被利用,不是我们经济力量强大,军事力量强大,而是毛泽东为了民族尊严敢于拼命的精神。 苏联垮掉后,美国人对中国态度转变,中国从第二对手变为潜在第一对手。美国老大的地位,是以经济为基础,以军事威慑输出美元白条,掠取全世界的方式。一百元美钞印刷成本为1美分,后来通货膨胀到了三美分。万分之一到三的低廉打劫成本,发展到今日的互联网上记账的微末成本,美国强盗本性无限张扬,吸取全世界劳动者的鲜血养成其强壮的身体。先后压制了日本,德国的崛起,伊斯兰文化地区的反抗。现在不屈服美国的伊斯兰文化国家只剩下伊朗,欧洲剩下虚弱的俄罗斯,他模仿当年的中国,以敢于拼命的精神维护自己的尊严。这是普京崇拜毛泽东的本质。这两个国家是美国难下嘴的刺猬,成本高获得利益低的对手。 中国是市场经济国家,绝不像日本和过时的老二们那么容易操控。14亿人口的消费市场和制造业与美国争夺商品和资本输出市场,还在模仿马歇尔计划,人民币国际化,这就威胁了美国逻辑的实现。苏联垮台后,中国从美国潜在的敌人逐渐变为美国公开的头号敌人。美国统治阶级和社会精英看清了矛盾所在,而中国是否看清关键问题,决定了中国未来的道路和命运。 有共同命运吗?与发展国家共命运,那就是甘心做最底层,忍受欺压剥削当奴隶,这绝不是中华民族复兴的标志。与美国共命运,只能做打手和奴才。美国老大如果给了你高科技,人民币做国际支付工具的权利,以中国现状五年就是老大;美国等于自我革命,毁掉其近百年思维行动逻辑。有这个可能吗?除非美国统治者和精英全是白痴。再说中国70年接受的马列主义传承,遗留的主流意识儒家传承,政治遗嘱,都不准许我们欺压剥削别的民族。 中华民族复兴,要摆脱奴隶的地位,注定要走创造逻辑的道路,与美国寄生逻辑对立。在当今社会物质与思维意识分离,信息传播快,科技赶超有了可能条件。我们渴望科技交流,资本输入不是唯一交流道路,要准备面临封锁。要复兴就要知道任重道远,没有共同命运的道路,只有抛弃幻想,努力奋斗。世界瘟疫,给了我们最好的警示。我们与美欧的逻辑和传承不同,社会历史文化不同,人性不同,真理各异。我们正在走前人没走过的道路,创造逻辑与寄生逻辑难共。 当奴隶还是民族复兴,未来命运的选择权在中国人自己手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