科学的,便是正确的?

科学的,便是正确的?
科学的,便是正确的。这个逻辑在当今社会许多人的心目中,理所当然,从来不会受到质疑。就像我国几千年的封建社会里, 从来如此便是对的 一样的逻辑。 仔细地考究一下,科学的便是正确的,这个逻辑有问题。 我们从一个 盲人摸象 的故事说起。 村子里住着几位盲人。有一天盲人们听说从村外来了一头大象,很是激动。于是有村民将盲人们引到大象跟前,让他们自己用手摸一摸。摸完之后,盲人们各自说出自己的感受,有的说大象是一堵墙,有的说大象是一根柱子,有的说大象是一根绳子 ,引得村民们在一旁捧腹大笑。 人们至今都在嘲笑摸象的盲人,说他们都犯了片面性的错误,说他们 只见树木不见森林 。可是扪心自问,我们现在的科学所做的一切事情,又何尝不是盲人摸象? 越是在科学前沿研究比较深入的人,越是在科学领域中贡献比较大的科学家,就越有这样的感受:科学是有局限的。人类的认识,相对整个宇宙来说,用 沧海一粟 冰山一角 来形容毫不夸张。如果将整个宇宙当成那头大象,我们就永远是那些摸象的 盲人 。 回顾科学的历史,我们发现科学是一个不断否定、不断发展、不断创新的历史。因为现有的科学理论,总是有不完备或者错误的成分。 曾经有一个历史时期,科学家们认为世界上的一切现象和规律都被弄明白了。那时牛顿建立了经典力学。光学、热学、电磁学也发展到了非常完备的地步,科学的天空一片晴朗。 1900年4月,英国著名的物理学权威,开尔文勋爵曾经满怀信心的宣称:科学的大厦已经建成,所剩的工作只是一些修修补补的工作。对即将出现的物理学危机,他只是轻描淡写的说到 晴朗的天空中有两朵乌云 。没曾想到的是,正是这两朵乌云,将 晴朗的天空 搅得浑天黑地。以至于科学界当年就诞生了量子论,五年后又诞生了相对论。 类似的事情在历史上还出现过多次。1928年,马克斯?玻恩对科学家界宣布 物理学将在6个月内完结 。因为当时发现了能制约电子运动的狄拉克方程,马克斯?玻恩推测类似的方程会制约质子,而当时质子和电子被称为物质的 基本粒子 。可没过多久,中子的发现使他的希望全部落空。再后来,人们陆续发现了几百种 基本粒子 ,以至于科学家们再也不提 基本粒子 这个概念了。 说到这里,有人仍然不服气。将不正确的的理论从科学中 剔除 出去,科学不就变成了正确的吗?按照这些人的做法,哥白尼的日心说有问题,把他剔除出去;牛顿的经典力学也有问题,把他剔除出去;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也不能解释所有的物理现象,把他也剔除出去;那科学的领域还能剩下什么呢? 所以说, 科学的便是正确的 这个结论是站不住脚的。 科学家霍金曾经在一次演讲中,说过这样一段话:人们常常嘲笑那些装神弄鬼的巫师,他们预测某年某日是世界人类的末日,一次也没有准过。可我们的科学预测又比他们强得了多少?多听听天气预报就知道答案了。 请不要误会,我不是否认科学研究的重要性。我只是说 科学的便正确的 这个结论不靠谱。 科学与正确是两个概念。科学的不一定正确,正确的不一定科学。一味强调 科学的便是正确的 ,有时候对社会是有危害的。 当今社会上的有些人,正是利用人们对科学的崇拜和信仰,利用人们对于 科学的便是正确的 这个结论深信不疑,披着科学的外衣,干着那些损人利己、伤天害理的事情。这不能不引起我们足够的重视。 一百多年前,面对 人吃人 的社会历史,鲁迅借狂人之口,喊出了 从来如此,便对么? 。今天,面对 骗子满天飞 的社会现实,我也在此借狂人的语势喊一句:科学的,便是正确的?